灵山寺住持跪在地上已经有三天了,师尊把营救金妙英的任务交给自己,而他却办砸了。

所以,他想消除天尊对他的误会,特意来请罪。

“师尊,弟子有罪,还请师傅责罚!”

“师尊,弟子有罪,还请师尊责罚!”

每隔一段时间,灵山寺住持就会磕头下去,他额头没有用修为保护,已磕的血肉模糊。

他没有做任何狡辩,因为以天尊这个身份,这事的前因后果根本不重要,灵山寺住持需要给天尊一个态度。并不是他营救不利,也不是他的故意派见性前去害死的金妙英。

他磕头了一会儿,又匍匐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样的事情,他已经持续了三天。

就在这时,一个童子出现在灵山寺住持的面前,看着跪在地上的住持一眼。

“师兄,世尊让进去。”

灵山寺住持站起来,双手在胸前合十,感激道:“多谢师弟通报。”

“师兄,请。”童子微微一笑。

气质美女一字短裙小秀香肩美腿桃花源写真图片

这童子的修为虽然不高,但他是灵山天尊身边的贴身童子,灵山寺住持不敢有半点怠慢。

“世尊,住持师兄到了。”

“嗯。”灵山天尊应了一声。

灵山寺住持进入,这是灵山天尊长居之地,平日里无外人打扰,能够出现在这里的人,无一不是灵山天尊的亲近之人。

灵山寺住持见到灵山天尊,隔着几步就跪在地上叩首道:“弟子多元,拜见师尊,弟子有负师恩,请师傅责罚。”

灵山天尊正在下棋。

他没有看着跪在地上的灵山寺住持,也没让他起来。

师尊没让自己起来,灵山天尊就一直跪在地上,没有起身。

过了半响,灵山天尊这才放下棋子,突然问道:“对了,我有一事不明,能告诉我吗?”

灵山住持脸色大变,惶恐不安,道:“弟子该死,弟子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绝不敢有一点隐瞒。”

“师尊请讲!”

灵山天尊道:“说,见性他有没有尽力?”

多元住持脸色大变,见性是他派去的,如今却败逃,这其中就值得意味,若是没有尽力,恐怕他这个推荐之人也难辞其咎。

可若是说见性已经尽力了,他乃是准天尊转世,如今修为更在王欢之上,为何又不能救回金妙英呢。

灵山天尊这么问,背后的意思是什么?

他也不敢多想,在心里认真思量后,道:“弟子不知。”

灵山天尊看了他一眼,目带笑容,说道:“不是不知,而是不敢回答。”

多元住持道:“弟子该死,弟子以为,见性应该已是用力了。”

灵山天尊问道:“跟我想的一样,可既然用了全力,为何却不能救回师妹?难不成他这个准天尊转世还打不过一个王欢?”

灵山天尊并没有等他回答,自言自语的说:“论阅历,他是准天尊转世,论修为,他现在是九重天仙王,无论从哪个角度而言,见性都能赢的。可是,他却败了……”

多远住持听见这话冷汗淋漓。

因为他也是这样想的,若按照这个理由想下去,那么事情就值得深思了,见性故意败给了王欢?

而他见性又是他让去的。

多元住持脸色一片骇然,瑞瑞不安,不住的磕头,道:“弟子该死,弟子该死……弟子识人不明……”

灵山天尊伸手打住了多元,微笑道:“还没明白我的意思。”

“弟子愚钝,还请师尊明示。”

灵山天尊道:“还是太拘谨了,为师的意思是说王欢已经成了心腹大患了,他既能战胜见性,说明此子要在见性之上,而见性曾有准天尊之姿。”

多元脸色大变,脱口而出的说道:“这样说来,王欢的潜力已经超越准天尊的见性,他岂不是……有天尊之姿?”

灵山天尊听了后,轻轻地晃了晃头,沉声道:“还是没有想明白。”

“弟子,弟子……”

灵山天尊叹气道:“王欢是以弱胜强啊。”

此话一出,多元怔在原地,犹如重击,脸色唰的一下变的苍白。

灵山天尊的这句话,对王欢的评价太高了。

“师尊,您会不会太抬举他了?”

灵山天尊笑道:“并没有,而是实话实说罢了,不知不觉中,他已成长为心腹大患了,我在他这个时候,也不如他。”

多元大骇:“师尊,您是万古强者,无上天尊,那王欢不过撮尔小贼,

如何能与师尊相提并论!”

灵山天尊道:“之前以为他只是疥癣之患,如今已是心头大患了。”

“多元。”

多元住持上前,道:“弟子在。”

“王欢已经不能留了,他在下界,我不便出手,说如何杀他?”灵山天尊问道。

多元脸色肃然,庄严的脸上露出杀机,大声道:“弟子愿意亲自前往下界,亲自斩下王欢的首级,献给师尊,除掉这心腹大患。”

灵山天尊皱眉,道:“杀他,说容易也易,说难也难,若是下界出手,必然会有人阻拦,不合适去。”

多元道:“师尊,那也不能这样任由其发展下去。”

灵山天尊淡淡的笑道:“想杀王欢之人很多,有时候根本不需我们亲自出手,大日天尊性格最为火爆,去运作一番。”

多元住持心中一动,就知道了灵山天尊的想法了。

十大天尊中,大日天尊的存在感一直很低,因为他行事非常张扬,喜怒无常,也是十大天尊中最不想天尊的,但是他的实力却一直是天尊级。

他独来独往,行踪也漂浮不定。

若是由大日天尊出手,其他天尊就是想要阻拦,也来不及,不想灵山天尊这般受束缚。

只是让天尊出手对付一个五重天仙王,大日天尊绝不会出手。

多元知道灵山天尊这样说,是提醒他借刀杀人。

“弟子明白怎么做了。”

他双手合在面前,恭敬的道。

“退下吧。”

“是,弟子告退。”

多元躬身离去,出了天尊住所之后,他脸上立刻露出了森然的杀意,直接回到了灵山寺。

要除掉王欢,需要一个周祥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