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果断交手,张峰还真不是吃素的,掌力凌厉无比,真气如狂风一般,呼啸作响。

这可是真正正正的一位高手,虽然在七号公馆效力,但是张峰此人在江湖上,也是有着一定的名气。

幸好关瑞修炼的是玄黄段体术,而且把玄重铁也取了下来,要不然还真有些吃力。

但是玄黄段体术讲究的就是个耐力,越打越猛,真气如滔滔江水一般,连绵不绝。

越挫越勇。

对战了十分钟左右,张峰就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一个不慎,竟然被关瑞钻了空气,一拳打在了了脸上。

张峰一个翻身摔倒在地,顿时脸上赤红一片,伤倒是不重,可是丢脸却丢大发了。

一直他都自诩高人,还再说要指点关瑞一下,结果却被对方打了脸。

关瑞冷笑了一声,“怎么样,这下服气了吧,跟我都打不过,还想跟教官打,真的不配。”

说罢,关瑞转过身,朝着魏峰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说实在的,他还真以为干不过张峰呢,没想到魏峰交给他的这些功法,简直堪称变态级别的。

就在这时,魏峰却眉头一皱,冷声说道:“敢!”

这话刚一说完,关瑞就感觉不对劲了,他发现背后凉飕飕的,下意识的他就躲避,然后转过头一看,张峰的金刚掌只差一点就打在了自己的后心上。

甜蜜奶茶少女温馨气息

阴损之极,不过索性被魏峰给拦住了。

猛龙顿时怒吼叫道:“张峰,特么太无耻了吧,竟然用阴招!”

“输都输了,竟然敢偷袭,是不是输不起?”

张峰冷笑了一声,“谁说我输了,我可没有认输呢,只是挨了一拳而已,这场比赛还没有结束!”

无耻,太特么无耻了,众人恨恨不已。

而实际上,张峰也的确存了偷袭的心思,想要扳回一城。

毕竟刚才牛皮已经吹出去了,如果他真的输了,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立足,怎么在苍龙队伍里装逼。

魏峰双目微眯,此时,他已经动怒了。

不说关瑞是他的小舅子,单说关瑞是苍龙的队员,而他是苍龙的总教官,就不可能让这种事发生。

“给一次机会,自废丹田吧。”

“什么,让我自废丹田?”张峰不敢置信的看着魏峰。

随即爆发出一阵大笑,“哈哈哈哈,没有睡醒吗?敢让我自废丹田?”

丹田对于武者来说,那就是命根子,丹田一废,那么他此生就不能重修武道了,跟普通人一样。

且不说他是燕京七号公馆的人,就说他少林弟子的身份,就不可能自废丹田。

魏峰陡然一笑,说道:“如果不自行了断,那就只有我亲自出手了。”

“哈哈哈,小子,是不是太猖狂了点,可知道我是谁?”

“是谁啊?”魏峰不屑的说道。

“我乃少林子弟,我师父乃是苦海大师,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让他过来废掉。”

“哦?搬出师父了是吧,好,现在就打电话,我倒是要看看,苦海大师到底是怎么教育徒弟的。”

张峰是七号公馆的人,但这是他的公职身份,自然不能摆到明面上来,不过他的少林弟子身份,却是十足的装逼筹码。

“好,好,大家也看到了,这可是他自己说的,等会我师父来了,事情闹大的话,可怪不得我。”

张峰说着话,就已经掏出了手机。

林老爷子想出手阻拦,但是他知道,刚才张峰的所作所为已经触怒了魏峰了,现在想要阻止,也已经来不及了。

“给他个教训也好,就让师父赶紧过来吧,我也有段时间没有看到他老人家了。”刘虹也在一旁添油加醋。

林老头子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自作孽,不可活啊。”

老老实实的呆着不好吗,为什么偏偏要装逼呢。

“罢了,如果真的出事了,让魏峰去跟黄老头子交代去,我可不想趟这趟浑水了。”

很快,电话就接通了。张峰把事情的经过大概额讲解了一遍,电话那头一个略微苍老的声音,顿时上扬了八度。

“什么,敢让我的得意弟子自废丹田?”

苦海大师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听到这话,顿时怒火冲天。

“给我等着,我立马就到!”

开什么玩笑,我苦海大师的弟子,竟然有人想要他自废丹田,这人到底要嚣张的什么程度。

放下电话后,张峰冷笑不已。

“小子,我这下倒是要看看,会怎么收场?”

魏峰面无表情,说道:“好,那我们等师父到来,看看他有什么本事。”

时间又过去了半个小时,在场的苍龙队员们都没走,一直在等待着。

这时,江面上驶过一艘快艇,快艇上,站着一个光头的,留着白胡子的老头子,很明显,是张峰的师父来了。

张峰神色一喜,而刘虹,则是满脸戏谑。

苦海大师,乃是堂堂宗师级别的人物,在江湖上,名声很响。

苦海大师一来,今天这件事,想要善了都难。

最便宜的也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严重一些的,甚至废了他的丹田也说不定。

猛龙等人看看我,我看看,眼神之中有几分焦急,毕竟魏峰是他们的教官,一天教官,终生教官,他们不想魏峰出事。

“我很想知道,是哪个人想废掉我弟子的丹田啊。”

人未到,声先到,然后在江心处纵身一跃,横跨了十几米的江面,就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魏峰淡淡的说道:“是我说的,有意见?”

苦海大师还以为是哪位大人物,可搭眼一看,发现是一个年轻人,他刚要讥讽几句,但是,突然面色一凝,随即全身都跟着颤抖了一下。

这小子……是,是前两天比武场上的那位国士!

魏国士!

他怎么在这里?

苦海大师这些天之所以逗留在江南,也是因为前两天的比武,钱师道广散请帖,苦海大师自然也收到了,所以当天的事情,他是亲眼所见。

噗通一声,苦海大师双膝一软,竟然摔在了地上。

张峰急忙跑了过去,心里汗颜了一下,师父身体硬朗着呢,怎么突然就摔倒了。

“师父,没事吧,是不是地太滑?”

苦海大师一把就将张峰推开,然后急急忙忙的来到了魏峰跟前。

魏峰看到苦海大师嘴角一笑,他见过这个老头子,那天就坐在距离宫老太君不远的位置上。

“刚才是说对我有意见的吧。”魏峰似笑非笑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