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七并不怀疑这两个人的能力,就凭那些个杀手,肯定杀不了他们兄弟二人的。

反倒是她,一直留着只会拖二人的后腿,她还是尽快追上北萧南他们吧。

只要跟上了大队伍,那些杀手自然会撤了。

可是瞧着前方的双岔路口,璃七懵了。

雨一直下,她却不知道自己是该往左还是往右……

应该是右吧?

要是往左呢……

算了算了,左边路大,先往左走好了,实在不行她就回头……

毕竟这会乌漆麻黑还下大雨,她总不能一直在这路口等星风与星里,要是一不小心等来了杀手,还更麻烦。

她骑着马快速的往前冲着,却发现这路有那么一点坡,她这是在一跑往上?

不对劲,会不会是选错了……

她纠结了半晌,正想着要不要回头,忽然,她察觉到了一抹杀气。

气质与清新成熟与可爱

她勾了勾唇,看来是有漏网之鱼,对付一群杀手确实吃力,但就对付一个的话,她还是不担心的。

双手的手心都出现了一根银针,她戒备的望着周围,“是男人就滚出来,躲躲藏藏算什么英雄好汉?连我一个姑娘都比你要直爽的多了!”

话音落下之时,左边的林子里,一个黑影忽地闪身扑了过来,手中的剑直直刺向了璃七,眼看着那把剑就要刺向自己,璃七快速低首,躲开剑的同时,银针快速甩出。

但那黑衣人显然就料到璃七会偷袭了,便又快速打落了银针。

璃七的唇角微扬了扬,就知道他会去挡!

想着,她猛地跃起,翻了个身,一脚直直踹上了他的下巴。

“嘭”的一声那个黑衣人便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同一时间,璃七快速射出了另一只手的银针,只见银针快速没入了那黑衣人的大腿,他痛叫一声便浑身发软的倒到地上没了动静。

忽然听到一阵打斗声,她蹙了蹙眉,难道又有人追上来了?

正想着,忽然一个人影轻轻跳到了她的面前。

“丫头,你的警惕性挺高嘛。”

看到江成也,璃七的眉头微蹙了蹙,再看看被他抓在手上的黑衣人,她的脸色有些凝重。

“你为何会在这?”

江成也漫不经心的将手上的黑衣人扔到了地上,“自然是救你了,方才看到有两条漏网之鱼追着你,我便帮你解决了一个,还没帮你解决第二个呢,你便已经自己解决了,挺厉害的。”

璃七的眉眼一片冰凉,看着地上的黑衣人还会眨眼,她蹙眉,“你没杀他?”

江成也勾了勾唇,“只是点了他的穴道,再把他藏嘴里的毒药打到吐出来了,所以他没死,但也逃不了。”

见如此,璃七蹲下身子望着地上的黑衣人,伸手轻轻扯下了他脸上的黑纱。

“谁派你来的?”

说话间,她拿着银针轻轻放到了他的脖颈,“不说的话,我必让你生不如死。”

地上的黑衣人缓缓闭上了眸,不搭理她。

又听璃七道:“你确定不说?”

“要杀要剐随你的便!我等都是在刀口子上吃饭的人,死有什么好怕的?”

璃七的脸色微变了变,却是一旁的江成也道:“你这样能审出什么?”

璃七白了他一眼,“那你来啊!”

江成也扬了扬唇,伸手便掐起了那个黑衣人的脖颈,掐着他一闪身便闪到了前方的一个山坡上。

璃七快速追了上去。

“喂,你去哪啊?”

怎么一直往上跑?

看江成也好像一闪身就到山顶上了,她却追了好久才追上去。

等到她追上江成也时,江成也已经解开了那个黑衣人的穴道,任由他一个劲的挣扎也不松手。

那个黑衣人的双脚已经离开了地面,他的身下,是看不见?的万丈深渊……

璃七一靠近便看见那个黑衣人已经满头大汗,江成也却笑的一脸无辜。

“若是不说,我就只能将你扔下空羽谷了。”

空羽谷,这里就是空羽谷?

璃七的脸色微变了变,也就是说,她走错路了……

刚才如果从另一条路快马加鞭,此时可能就在空羽谷下了。

但是走错了路,所以到了空羽谷上……

如果星里他们没说错,此时的北萧南他们,应该已经赶到山谷下了……

看来她得尽快绕回去,尽量早点追上他们。

正想着,那个黑衣人已经颤颤巍巍的张开了口,“放我下来,要杀要剐随你们便!”

江成也眯了眯眸子,“杀你多麻烦?直接将你从这扔下去,让你摔个半死不活不是更好?没准下方还有什么野兽……”

“你想知道什么?”

便见那个黑衣人再加忍不住的咬了咬牙,道:“身为杀手,最不能出卖的就是,啊……”

话至一半,江成也直接松开了手。

好在那黑衣人的穴道已被解开,他才能快速抓住江成也的手,然后一脸惊恐的往上爬着。

“别松手,我怕高!”

江成也垂了垂眸,“谁派你们来的?”

“是丞相夫人!她女儿的手断了,怀,怀疑是这璃七找人干的,今日收到她出府的消息,便,啊……”

不等他把话说完,江成也甩了甩手,那个黑衣人便直接落下了万丈深渊……

璃七的眉头微蹙了蹙,“丞相夫人……”

她从没见过那女人,那女人怎么也要杀自己?

还有,她那么多个女儿呢,断手的是哪个?

又为什么会想到自己身上?

璃七有些无奈的呼了口气,“不是说了没事不要再来找我了吗?”

江成也默了默,“但是现在有事啊,你不觉得事情还很严重吗?”

璃七意味深长的看了他半晌,实在不太明白他想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

甚至不惜来欺骗自己的感情,虽然自己并没有上勾,但是心里依旧是很不舒服。

想着,她又缓缓说道:“我很感谢你之前救我,也很感谢你现在来帮我,但是……”

“哪有那么多的但是,我说丫头,你做什么都是这么纠结的吗?”

江成也缓缓打断了她的话,又道:“要是你在意之前的事,我便同你好好解释一下,其实我心里是有你的,不然我也不会一次次的……”

“你很不会说谎,你自己不知道吗?”

璃七轻声打断了他的话,又垂下眸道:“可能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的想法吧,就比如当我知道你在骗我时,我的想法便是,希望你能离我远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