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名声来之不易,但是毁掉它却很容易,你不要去,我帮你解决这件事情!”沈玉楼看着李钊道。

李钊突然笑了起来,伸手拍了拍沈玉楼的肩膀,然后道,“名声这种东西,对需要他的人才会显得很重要,很不巧,我不需要它!”

“谢谢!”话末了,李钊又是笑着开口道,然后转身就是往外面走去。

“我跟你一起去!”沈玉楼一愣,紧接着就是眉头一皱,然后大步的走了过去。

“那姐夫,我就先回去了,芊芊就拜托你照顾了!”张江也是抱着自家女儿叮嘱了一番,然后就是看向了李大立。

“放心吧!”李大立点了点头。

很快众人便是走了出去,谭瑶瑶有些着急的拉住了江嫣然,低声道,“哎呀,你们怎么都走了啊,你走了,楚钰怎么办啊,我们可是腾功夫才来的,要不是为了楚钰,我们可不来的,现在沈玉楼也走了,这下可怎么好啊!”

“瑶瑶,你说什么呢?”江嫣然有些气恼的拍了一下谭瑶瑶,“李钊亲戚家出事了,我们肯定要去看看啊,当初李钊和我结婚的时候,他家来的亲戚就这一个,肯定是要帮忙的,楚钰的事情又不急在这一时三刻!”

说话间,江嫣然也是匆匆的赶了出去,“李钊,我跟你一起去!”

“瑶瑶,这下可怎么办啊!”楚钰有些着急的抓住了谭瑶瑶的手,两人面面相觑。

良久之后,谭瑶瑶也是跺了跺脚,咬牙道,“我反正也没事,我们一起跟上去吧,顺便看看沈玉楼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考验考验他,看他配不配的上你!”

“这,不太好吧!”楚钰有些犹豫,其实对于沈玉楼,她的印象还是很好的,只不过此刻冒然跟李钊走,好像有些不太好。

唯美萝莉浴缸花瓣澡

“没什么不好的,反正你和沈玉楼已经认识了,我刚才看这个沈玉楼,好像还听讲义气的,走吧,我们去看看,就当是看热闹了,顺便仔细看看,要是觉得他好,你就跟他在一起!”谭瑶瑶开口道。

“哎呀,你胡说什么呢?搞得好像人家已经喜欢上了我一样!”楚钰脸色微微一红,忍不住道。

“好了,我们家楚钰这么好看,哪个男人不喜欢啊?”谭瑶瑶笑嘻嘻的开口道,然后拉着楚钰的手就是追了出去。

外头,李钊已经是发动了车子,三四辆面包车紧紧地跟在了后面,江嫣然,张萍,张江,钱艳也是坐在了李钊的车子上面。

很快,一众人便是快速的离开了李家。

沈玉楼也是有些着急的上了车,才准备发动,就是看到谭瑶瑶拉着楚钰堵在了沈玉楼的车前。

“帅哥,带我们一阵,怎么样?”谭瑶瑶拉着满脸通红的楚钰开口道。

“我要跟着车队一起走!”沈玉楼眉头一皱,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两人,事实上,今天李钊给自己介绍这两个人的时候,沈玉楼便是知道了李钊的意思,只不过这两个女人,实在是入不了沈玉楼的眼。

“我们也是啊,帅哥,带我们一程好不好?”谭瑶瑶继续开口道。

“上车吧!”沈玉楼犹豫了一下,终究不好驳了李钊的面子,只好是点了点头道。

“走走走!”谭瑶瑶不由得就是笑了起来,急忙催促着楚钰就是上了车。

一行人快速的启动了车子,向着远处开了过去,等李钊开到了银行门口的时候,才是停了下来,在银行里头取了十万块钱,其中拿出了五万交给了岳木城,让他把那些钱分给来的兄弟们,然后车子便是再次发动,浩浩荡荡的向着张江所住的村子驶了过去。

张江所住的村子,叫做张家村,虽然也属于宁城的管辖地带,但却有些偏僻了,所以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多大的变化。

李钊开车开了将近两个小时,才是到了张家村所在的地方。

而此刻,天气正热,张家村的人大多都是在家里睡午觉,除了几个睡不着的孩子在池塘里面嬉戏,一些老人在大树底下乘凉之外,便是没有多少的人了。

只是今天,似乎是有些不一样,原本在树下乘凉的那些老人们,拿着一把蒲扇突然就是对着远处指指点点了起来。

“哎呀,你们看看,这远处咋这么多车子呢?”

“是啊,那车子后头怎么还有两个挖土机呢?难不成是那个老不死的老张头又要弄什么幺蛾子了?”

“哎呀,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人家好歹也是村长啊!”

“狗屁的村长!就他做的那些事情,还好意思做这个村长呢?上次小江家里头,他不就是直接开着挖土机过来把人家两祖宅都给掀翻了吗?娃儿还在里头呢?要不是跑的快,差点就没命了!”

“是哦,丧心病狂哦!”

“哎,你们看看,那些车子是不是直接就开往老张家里头了?该不会他又想拆谁家的房子吧?”

“不对啊,不像啊,车子是停下来了,可是那挖土机怎么没停啊?”

“我糙,我糙,那挖土机怎么回事?怎么会直接就开始推老张家的墙根儿了?”

“轰隆!”远处,传来了一阵沉闷的声音,张家村内,最漂亮的一栋房子的厨房一下子就是被推倒了。

墙壁,瓦片,屋梁齐刷刷的倒在了地上,尘烟四起,其中还夹杂着不少的玻璃脆响,甚至还有人能看到碗,电饭锅,煤气灶等等东西从那些断墙之中滚了出来。

“天啊,这是怎么回事啊?”

“报应啊,这个老东西终于是受到报应了,终于有人来惩治他了!”

“不要停,挖土机继续上,兄弟们,开始给我挖,拆房子,把他家的房子给我拆了,事成了之后我请大家吃饭!”李钊缓缓地从车子上面走了下来,对着身后面包车上下来的人开口道。

话音才落下,一众人便是齐齐应了起来,然后就是拎着手里的家伙往李钊所指的那栋房子走了过去。

甚至有些人觉得自己带的东西不趁手的,还顺手从这户人家的院子里头拿起了一些趁手的东西,然后跑进了屋子里面就是一通乱砸。

“这,这,小钊啊,这不太好吧,这是犯法的!”张江瞪大了眼睛从车子里头走了出来,面上带着一抹惶恐的表情。

他从来没想过,李钊说帮自己报仇,会是这样一种直截了当的粗暴放肆,竟然直接就是把村长家里的房子给推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