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萧南一上船,整艘船都瞬间变的安安静静,离妉不知道说啥,他都没开口,他的那些手下更是一点声音也不敢发出。

但北萧南却并没有在他们的船上久留,抱起璃七就跳回了他们自己的小船上,然后快速进了船舱。

阿常一直紧随其后,“如今李霸天都死了,不管渊国会不会卷土重来,首先无名岛都得乱了,而且是乱很长一段时间。”

船舱内,北萧南轻轻放下了璃七,“不属于任何人的无名岛才是真的无名岛。”

阿常低了低首,“是的,便是不知主子如何打算,若让冀国插手此岛之事,桑国迟早会想分一杯羹,这样一来这无名岛便恢复了从前,虽然渊国没讨着好,但咱们似乎,也没落到好处……”

“无人落到好处,便是最好的好处。”

听完北萧南的话,阿常瞬间便理解了北萧南的意思,行了个礼后便缓缓退了下去。

一旁的璃七叹了口气,“现如今我又不是不会轻功,又没受伤又没怎么,周围那么多人呢,你怎么还是抱我?”

北萧南宠溺的望着她,“喜欢。”

“喜欢你个头,到处都是人,让我保持矜持一点的形象成不成?前一会儿我感觉我还是个女英雄一样的,这会你一来,我就变成小女人了……”

看着璃七“委屈巴巴”的模样,北萧南的心里就跟吃了蜜一般甜,正打算说句什么,外头却突然传来了离妉的声音。

“璃七,我可以进来不?”

日系清纯美女大眼娃娃妆图片美瞳控一枚

北萧南的眸光暗了暗,不知在想什么。

璃七却道:“是离妉,此次多亏了他我们才安然无恙,去看看他有什么事吧。”

说完她便开门走了出去。

门外,离妉笑脸盈盈的拿着一小壶酒,“好久不见,又是刚刚化险为夷,怎么样?要不要大伙都坐下来,一起喝几杯?”

璃七悄悄回头看了北萧南一眼,见到北萧南点头,这才道:“可以啊,便当是一起吃顿饭吧。”

“这个好,我可有好多好多的话想同你说,若非今日见面,我都不知何时才有机会同你一醉方休呢!”

离妉的脸上写满了欢喜,后便让人去准备起了酒菜。

见那离妉好不欢喜的忙前忙后,璃七扬了扬唇,“之前乌原木族攻打我们的时候,我都没有想过有哪一日他们会与我们如此交好,这个小小的族群,却不知已帮了我们多少次,这份情,以后或许都还不了了。”

“很久了。”

北萧南淡淡说道。

璃七“恩”了一声,“是很久了,记得那会你我的感情都还没有多稳定呢。”

北萧南轻轻拉上了她的手,没有说话。

又听璃七道:“若是哪日,那个渊国真要动乌原木族,我们不能袖手旁观。”

“恩。”

“……”

二人甚是小声的聊着,阳之也不知何时躺到了船顶上,时不时还能听到一声呼噜,似乎早已熟睡。

大概是见事情都解决了,一直藏在房间里的丰夏终于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

“阿七姐,你们都没事吧?”

璃七回头打量了她一眼,“我们没事,你呢?”

丰夏有些自责的摇了摇头。

“你们如此护我,我哪里能出事?明明你们只要不管我的离开,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却因为救我差点被人杀了,我心里自责,都怪我没有本事……”

一边说着,她又一步一步地走到了璃七面前,“阿七姐,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亲姐,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为我做的事情,这份恩,我永远记着!”

“方才是我不对,我不该傻傻的一直喊一直叫,给你们拖了后腿,又引来了坏人,害的大家都差点葬身于此,每每这么想我的心里都更加难受,我真真是太傻了,我都想打我自己几嘴巴子……”

听着丰夏的一字一句,璃七轻轻叹了口气,“不怪你,人在痛苦的时候,总是很难顾大局。”

正说着,离妉已经在船舱中间的大厅内摆了一桌子酒菜,看着他笑盈盈的模样,璃七也不墨迹,拉着丰夏便坐了进去。

“阿常,阳之,你们也一起进来吃点吧。”

璃七的声音刚落,阿常便一脸恭敬地走了进来,“属下还有一些事情未处理,待处理完了再吃不迟。”

说完他行了个礼就退了下去。

璃七有些无奈,她哪里会不知道阿常有没有事?

反正这段时间下来,每每吃饭的点他都有事,她也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就在璃七惆怅之时,离妉已经坐到了她的对面,拿来酒杯为他们几个一一满上了酒。

“都发什么呆啊?难得有如此机会,不好好喝一点都对不起此次的相遇,来来,酒杯都拿起来,我们先干一杯。”

说着他就一饮而尽。

璃七与北萧南甚是有礼的喝了一杯,丰夏左右看了看,见大伙酒杯都空了,也连忙喝完了自己面前的酒。

一杯酒下肚,她的小脸整个红了,接着便一句话也不说,自顾自的吃着饭菜。

阳之早在不知不觉中熟睡了过去,少了他这个爱说话的,吃饭的过程中也就剩一个离妉会说,一顿饭下来,几乎都是他在说话。

北萧南本就不是会陪人闲聊的主,于是不管离妉怎么说,他都是静悄悄的。

很快,丰夏便吃饱喝足的走了出去,她一出去,桌边瞬间就剩下了三个人,离妉说的多了,也开始觉得有些尴尬,便又喝起了闷酒。

看的出离妉尴尬,璃七便也找起了话题。

“以前当你是小孩,现儿一看你倒挺可以的,都当上族长了。”

离妉摆了摆手,“这都没办法的事,要是我家那老头子还撑的住,我才不想当这个族长呢,每天事情一大堆,都没有往日那般自在了。”

忽然想到什么,离妉又望着璃七道:“不对,你说谁是小孩呢?你看着就与我一般大……”

“但我孩子都有了,你还媳妇都没找到,没娶妻之前不都是小孩吗?”

离妉唇角一抽,一时又是心下酸楚。

“快乐都是你俩快乐,我们族里的男子娶妻娶的晚的一抓一大把,不急。”

璃七笑了笑,“我还以为你会说你还小呢。”

离妉的眉心一颤一颤的。

“好吧,你成功把天聊死了。”

开口闭口都说他小,真是太让人讨厌了,偏偏他还讨厌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