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钊有些恼火,脸色也是阴沉了几分。

另外几条狗趴在地上,虽然害怕于李钊的威势没有冲过来,但是依旧发出了低低的呜咽以及怒吼声,明显是还想要攻击的。

“没事吧?”李钊回头看了一眼陈薇薇,低声问道。

“我没事!”陈薇薇连忙摇了摇头,但是那俏脸之上已然是苍白一片了。

虽然陈薇薇也会功夫,可毕竟是个女孩子,而且恶犬来得及,她倒是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见陈薇薇没什么事情,李钊也是松了口气。

就在李钊想着是该解决掉这些恶犬,还是如何的时候,远处再次传来了声音。

几道身影快速跑了过来,等看清楚了场中的情况之后,登时也是脸色大变。

“放肆,你是什么人,敢打死我家小姐的爱犬?”来人看上去似乎是个保镖头子,身材高大,十分的魁梧,很有威慑力。

“胡乱放狗,差点伤人,这样的狗,不打死留着干什么?”李钊冷冷的开口道,眼中的表情有些冷漠。

“放肆,给我围住他们!”保镖头子脸色一沉,怒喝道。

随着话音落下,旁边的一群人也是快速的冲了上来,将李钊团团围住。

电眼姑娘化身纯纯女仆极致可人

而与此同时,一道亮丽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李钊抬头看了过去,只看到一个穿着皮裤,手持长鞭的女孩子缓缓地走了过来,脸上带着一抹高傲之色。

只是等她看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爱犬之后,脸上的高傲之色一下子就是消失不见了。

“黑将军,黑将军你怎么了?”

那女孩子急忙冲了过来,抱住了地上被李钊一拳打死的狗,当下也是着急的开口道。

等看到狗狗竟然没有了动静,连呼吸都没有了的时候,她才会气急败坏的抬起了头来,有些恼火的看向了李钊,“谁让你打死我的狗的!”

“恶犬挡道,不打留着干什么?”李钊冷冷的开口道,眼中也是不见丝毫留情面之处。

“你!”那女孩子站了起来,恶狠狠地开口道,“恶犬挡道?我看是你恶人挡道,这方圆之内都是我聚宝山庄的地方,你出现在这里,就是在我家,我家狗在我家的地方咬人,怎么不对了?”

“你家的地方?”李钊轻笑了一声,看了一圈儿四周的山脉,却是冷笑了一声,“怎么?写你名字了?就说是你家的地方了?”

“你!”见李钊如此说话,那女人也是怒了,跺了跺脚,直接就是开口道,“来人,给我抓住他,这样的恶人,给我剁碎了祭奠我家的黑将军,一命还一命!”

听到这话,李钊也是面色微微一沉,“你什么意思?你想杀了我?”

“是,公平的很,你打死了我家的狗,我也打死你,替我家黑将军报仇!”那大小姐开口道,然后皮鞭一甩,就是狠狠地抽向了李钊。

李钊冷哼了一声,躲过了皮鞭,而与此同时,四周的人听到了大小姐的话,也是不再多言,纷纷冲了上来,直接就是往李钊的肩膀处抓去。

李钊脚下一滑,堪堪后退了几步,然后一掌拍在了那人的手臂上面。

只听到一阵清脆的骨裂声,那人便是惨叫了起来,整个人的手臂都是以诡异的方式吊着。

与此同时,那大小姐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抹惊诧,显然是没有想到这个恶人功夫竟然如此的高。

李钊一掌击退了一人,那大小姐也是有些慌了,后退了几步,然后恶狠狠地开口道,“你还敢反抗?”

“笑话,不反抗,让你打我不成?”李钊冷笑了一声,“纵容恶犬,本来就是你的错,打死了狗,也是它活该!”

“你!”听到这话,再看看地上已经死的冰凉凉的爱犬,大小姐终于是忍不住了,一咬牙直接就是冲了上去,然后狠狠地挥舞着鞭子,直接就是甩向了李钊的脑袋。

看到自家小姐都是冲上来了,那几个保镖自然不敢后退,只能是硬着头皮往李钊这里跑了过来。

而事实证明,李钊的功夫比他们远远高出数倍,只是呼吸间的功夫,那些保镖便是被李钊一一踹到在了地上,抱着伤口哀嚎不已。

而此刻的大小姐,才跑到了李钊的面前,手上的鞭子挥舞在了半空之中,根本不知道该不该挥舞下去了。

看着大小姐的举动,李钊冷笑了一声,手腕一翻,一把抓住了那抽过来的鞭子,然后再一用力。

“啊!”大小姐惊呼了一声,直接就是撞在了李钊的身上,然后跌坐在了地上。

“你,你想干什么?”此刻看着李钊,就宛若是看到一个恶魔一般,让大小姐心中发颤,急忙开口道,“这里可是聚宝山庄,我警告你,如果你想要对我做什么,你一定跑不了的,我爹爹一定会杀了你的!”

“呵,我不想对你做什么!”李钊上下打量了一番面前的大小姐,眼中却是有些厌恶。

虽说这女子长得也是十分的漂亮,身材窈窕有致不说,皮肤也是白皙若雪,但是心肠却是有些歹毒,竟然还想要把自己杀了祭奠狗,着实是有些让李钊不爽。

“我只是想要告诉你,如果不想自己的狗死了,那你就看好它,让它做点狗该做的事情!”李钊冷冷的开口道。

“你等我爹爹过来,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清脆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却是让李钊懒得跟她说话,当下也是眉头紧皱。

“够了!”李钊冷喝了一声,瞪了一眼那女子,让那女子硬生生的止住了话之后,才是拉着陈薇薇的手,快步离开了这里。

“现在的姑娘真是蛮不讲理!”李钊冷冷的开口道,眼中有些恼火。

“李大哥!”听到李钊的话,陈薇薇撇了撇嘴,有些幽怨的看了他一眼。

“哎呀,我不是说你,我是说刚才那个,你可不要误会!”李钊脸色一滞,急忙解释道。

“刚才那个姑娘,应该就是聚宝山庄的大小姐,赵雪儿!”陈薇薇开口道,“聚宝山庄因为位置原因,在江湖上面很有地位,而且赵雪儿的父亲,也就是聚宝山庄的庄主赵无极本事也是极高,不过就是为人心胸狭隘,锱铢必较,所以方才赵雪儿说找她爹爹来,恐怕!”

“放心,有我在”李钊摆了摆手,“不用担心,若是他真的过来,打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