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天尊,蒲圣女,你们还有意识吗?”王欢看着二人也不知道心里是一种什么滋味。

曾经的大天尊,仙域的最强者之一,如今却是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

“救我……血煞星,快来救我,我还活着……”灵山天尊说着,颤颤巍巍的朝王欢伸出一只手去,似乎求助。

回应他的,却是王欢破劫剑的一击开天一式。

半月形的剑气狠狠砍在灵山天尊的手臂上,迸射出耀眼的点点火光,他的万丈金身还在,阻挡住了这一下骇人的攻击。

“该死的虫子,不要装蒜了,你已经不是灵山天尊。”王欢眯缝起双眼盯住面前的两位曾经的天尊。

“呵呵,咯咯咯……”听见王欢如是说,灵山天尊忽然发出骇人的古怪笑声来。

那种笑声明显不是从喉咙中发出,而是在颅腔内回荡的一种诡异闷响。

那是寄生在灵山天尊体内的蛊虫发出的怪笑。

灵山天尊的脑子已经被蛊虫吃光,现在头颅完就是个空壳,只剩下一只肥硕的蛊虫在他的头骨之中盘踞。

“红尘,你以为凭借两个躯壳就能拦得住我?”王欢看向红尘天尊。

红尘天尊冷笑道:“自然是可以,不要小看躯壳,这可是天尊的躯壳,力量速度破坏力,都碾压你!”

暗淡的人造光

“王王王……王欢,受死……”蒲云蓥双眼呆滞,目光根本没有焦点,似乎是看着王欢又似乎只是看着周围的空气,发一声喊,人已经朝着王欢猛扑过来,手中提着她的致命骑枪。

王欢叹息一声,举起屠魂刀狠狠的也迎上前去。

对于这副样子的蒲云蓥,他其实是并不惧怕的。

拥有真正御兽法则的蒲云蓥实力相当之强,甚至在下关沦陷的时候,仅仅只凭自己的一人之力就挡住了劫窟的数名天魔围攻。

毕竟她达到天尊层次后,便能召唤出许多同样是天尊修为的妖兽出来。

只是如今蒲云蓥已死,剩下的只是一副躯壳,如此情况下她还能保持天尊级别的肉身,但也仅此而已了。

法则力量,在蒲云蓥身死灵魂散去后,已经是不复存在。

王欢屠魂刀高举,眼看便要下劈将笔直冲来的蒲云蓥劈成两半,而这时候蒲云蓥手中的长枪却是一闪化为一道虚影,直戳王欢面门!

“好,好快!”王欢猛的摆头闪避,骑枪就那么贴着他的面颊堪堪的蹭了过去。

惊出了王欢一身冷汗。

只差一点,只差一点这一枪就能贯穿他的额头神海穴了。

怎么会这么快的?他现在可是还开启着疯狂法则呢,这速度上居然已经赶上孙晴本人的速度了。

“哈哈哈,蠢货王欢,你不是已经知道我菌毯的妙用了么?”孙晴这时候呵呵的狂笑起来,看着王欢吃瘪,她只感觉无比畅快。

王欢悚然,是啊,菌毯。

这种菌毯能够在混元卫培养出那么许多可怕的高手,可见其增强实力的能力。

如今菌毯已经覆盖满了两大天尊尸身,自然也能大幅度的提升这两具躯壳的力量和速度。

还真是可惜,如果红尘天尊能够站在仙域这边,那么对于仙域的实力提升一定是决定性的。

可惜,他终究还是选择了投靠劫窟。

“看,看,看这里!”王欢正思忖间,灵山天尊已经猛扑了过来,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拔拳就打!

王欢躲闪不及,只能将屠魂刀厚重的刀身挡在自己身前。

“咣当——!!!”

灵山天尊身体上金光一闪,一股子无法抵挡的沛然巨力瞬间就席卷上了王欢的身。

开启了疯狂法则的王欢力量速度何等惊人,但是在这一拳头之下居然毫无还手之力,被一击卷上了半空。

浑身鲜血飚射,骨骼发出破碎的咔咔怪响。

“好,好强的力量!”王欢双眼瞪得溜圆,不过很快他就明白了其中奥妙。

灵山天尊是十天尊中十分特殊的一位,他甚至并不具备任何法则力量,靠的,那就完是体修功法万丈金身而已。

这样一个不依靠法则力量的天尊,即便是已经身死,强大的肉身依旧有着惊人的强悍,被蛊虫控制,又被菌毯增强。

现在的灵山天尊绝对不比他生前弱小多少!

…………

“冲,冲啊!杀光魔崽子们,一个不留!”

大罗剑尊怒吼连连,他的背后,天空之中一柄柄山峰般的巨大黑色长剑刺破天穹,在天空之中绽放出无与伦比的锋芒!

任何敢于挡在他面前的劫窟万人队,都会瞬间被长剑斩成一地血肉碎片,根本连一瞬间都无法拦住他。

在他背后,就是双手上绽放灰色光芒的仙灵天尊和千万仙域修士大军。

劫窟大天魔们一一避让,没一个敢上前挡住这支队伍的。

他们天魔数量固然是众多,但是仙域的千万级别修士大军突进,这可也不是开玩笑的。

天尊是强,但在数以千万记的大军面前,想要凭借自己的力量阻挡,也只能是螳臂当车而已。

如今仙域的气势已经起来了,千万修士凝聚成一股,以天尊为箭头突击,可谓是挡者披靡。

而劫窟这边则是混乱成了一锅粥,彻底乱套了。

最多也只能维持十万人级别的军阵规模,再大,那已经是超越组织力的不可能奢望。

缺少了提举大天魔设计的三大通讯节点,劫窟彻底混乱。

十万人级别的军阵已经能够和天尊硬抗,但是在千万级别的大军突进下,简直犹如一滴滴微不足道的水滴般,被一一吞没,连一点浪花都翻不起来。

劫窟兵败如山倒,数量远胜仙域的三千万大军正如猪狗般被仙域驱赶屠戮!

血腥无所不在,一边倒的大败亏输。

眼看仙域大军便冲出了兴叹关高大的城墙,一路席卷劫窟大军,朝着劫窟大营反推过来。

“提举那混账在搞什么?”摄于大天魔暴怒着手指不断的弹动。

蛇天魔倒还算是镇定:“应该是大营后方出了问题,刚刚那惊人的大爆炸你也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