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先生,你想清楚了你这样做的后果了吗?我是这里的老大,你打了我,还挟持了我,你觉得你还能在这里活下去吗?”亨得烈的声音缓缓地响了起来,同时带着一抹恼羞成怒。

林斌也是有些紧张的看了一眼李钊,却是发现李钊面无表情的带着亨得烈往前面走去,而四周围着自己两人的士兵也是越来越多了。

“李先生,你现在加入我们山姆国,我还可以饶恕你,不过是一个药剂而已,你们华夏人不都是悲天悯人的吗?难道你们眼睁睁的看着我们的国民每天都在死去,而你掌握着药剂却不贡献出来,是一件多么痛心的事情吗?”亨得烈继续开口道,腿上的痛楚让他脸色发白。

“我曾经贡献出来了,但是你们想要把药剂占为己有,这是我不能容忍的!”李钊摇了摇头道。

“科学是没有国界的,什么叫占为己有?只不过你们没有能力在这里大范围制作而已,我们是为了国民的生命考虑的!”亨得烈继续道。

“可笑!”李钊嗤笑了一声,然后抵着亨得烈的枪再次用力,然后冷笑道,“科学是没有国界,但是科学家有国界,我是华夏人!”

“李先生!”亨得烈还想开口,却是被李钊一个肘击将话都是吞进了肚子之中,痛的说不出话来。

围着李钊等人的士兵也是越来越多,但是碍于亨得烈的安危,没有人敢动手,只能是看着他们带着亨得烈一点一点的往教堂移动过去。

等快要到教堂的时候,李钊才是发现,教堂里面人声鼎沸,十分的喧闹,当下心中也是猛然的一沉,脚下的速度也是加快了几分。

等到了教堂之后,李钊才是发现,无数的士兵已经把教堂给围住了,齐齐举枪对着教堂里面的人,而教堂的外面,吕秋怡,韩啸林两人一脸恼怒的当在一个军官面前,正在争执着什么东西。

看到远处李钊挟持着亨得烈的情形,所有的人都是大惊。

“让你的人退开!”李钊冷冷的开口道。

嘟嘟笑脸变身俏皮乖乖女仆

“退开?”亨得烈笑了笑,腿上所传来的刺痛让他感觉到一股深深地屈辱,所以冷笑了一声之后,便是道,“退开之后呢?你会放了我吗?到时候,我还下令包围你的人怎么办?”

“你之前动手的时候,想清楚了后果吗?山姆国不是你能惹得起的,尤其还是在我们的地盘上,找死!”亨得烈冷冷的开口道。

“我不管,你放了我的人,我放了你!”李钊深吸了一口气,手心的汗让握着枪的地方都是有些滑腻了起来。

“你确定吗?”亨得烈道。

“确定!”

“李钊!”林斌拉住了李钊的手,有些焦急的看了他一眼,事情已经闹到了这种地步,如果把亨得烈放开的话,这里的人说不定都完了,还不如就这样僵持着,总比手里没有人质要好。

“没事,相信我,外面廖大使应该已经行动了,他不敢对我们怎么样!”李钊缓缓地摇了摇头,压低了声音开口道。

林斌一愣,见李钊已经有了计划,这才是松了口气,只是四周剑拔弩张的状态依旧没有改变。

“让你的人撤出教堂!”李钊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道。

“你先放了我!”亨得烈道。

“不,你的人先撤出去,我就在这里,不会进入教堂之中的!”李钊摇了摇头,坚定地开口道。

“好!”亨得烈沉默了片刻,然后缓缓地挥了挥手,教堂外,那些士兵也是开始后撤了起来。

“李先生,你已经失去了选择山姆国的机会了!”亨得烈冷冷的开口道,语气之中已经带上了一丝丝的杀意。

“我本来就没有想过这个选择!”李钊冷笑了一声,然后继续道,“我劝你,让你的人出去打听一下,然后我们在进行交换!”

“打听什么?”亨得烈一愣。

话音才刚落下,便是看到外面有人匆匆跑了过来,只是看到亨得烈被挟持场景,却是陡然的一愣,僵在原处不知所措。

“说,什么事情!”亨得烈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李钊,然后就是对着那个传令员问道。

“将军,小镇外面出现了大量游行示威的人,都是加国人!”那个传令官道。

“游行示威?怎么回事?”亨得烈脸色再次一变。

“今天上午,华夏大使馆的人在世界媒体的镜头之下,在大使馆的门口亲自给一个感染了AH病毒的患者治病,短短六个小时的时间,就让那个人完康复了,证明了华夏的药剂是有效果的!”

“现在加国人感染了AH病毒的人正在大批大批的死亡,而我们也没有特效药出来,加国人已经开始不相信我们的检测了,他们要求我们开放对华夏药物的禁令,让他们活下去!”那个传令官一边说,林斌一边在李钊的耳边翻译。

而到了此刻,李钊也是彻底的松了口气。

这次出来之前,李钊便是专门制作了一份特效药,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把病人体内的AH病毒肃清,目的就是为了让廖正春在媒体面前表演,让那些被蒙在鼓里的加国人知道山姆国的真正目的。

现在药物的能力已经证明了,那自己等人进入了军营,山姆国的人就不敢对自己等人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否则的话,华夏一定会出手。

听到传令官的话,亨得烈的脸色再次变了,良久之后,才是缓缓地开口道,“你放了我,我也不动你们教堂里的人。”

“这样最好了!”李钊点了点头,缓缓地拍了拍亨得烈的肩膀,然后开始后退。

“把枪还给我!”亨得烈突然开口道。

李钊身体一顿,然后继续后退,等退到了一定距离之后,才是一咬牙,把手里的枪扔了出去。

亨得烈快速的接过了枪,霍然转身,看到李钊已经退到了教堂门口,便是直接抬起了枪,“砰!”

清脆的声音瞬间就是炸响了起来,然后紧接着,李钊就是感觉到自己的大腿上面就好像是被野兽撕咬了一口一般,一个血洞猛然出现,正汩汩的流淌着鲜血。

“现在,我们两个人之间才算扯平了!”亨得烈冷冷的开口道,此刻他腿上被椅子刺中的地方,同样流淌着鲜血。

说完这句话,亨得烈才是在士兵的搀扶之下缓缓地离开,而那些守在教堂外头的士兵也是依次撤离。

“李钊,你怎么样了!”林斌快速的冲了过来,扶住了李钊,眼中也是升腾起了一股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