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已深,营地里的篝火还在燃烧这,老朱和猴子都已经进入了梦乡,两人发出的鼾声就像打雷一样,隔着老远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营地东北角的一座黑色帐篷里,一男一女挤在里面,而且正在小声地聊着什么。

只见林风犹豫了一下,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行,就按你说的办!”

“嘻嘻,输了可不能耍赖哦?”刘璃挥了挥自己的小粉拳,还不忘威胁林风一番。

“谁耍赖,谁就是小狗,行了么?”林风哭笑不得地回道。

“好!是你先来?还是我先来?”刘璃突然笑了起来。

“额,女士优先,要不你先来吧?”林风还是很有绅士风度的。

“有没有时间限制?可以一直饶个不停吗?”刘璃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

“额,当然不行啦!”林风摇了摇头说道:“一分钟,时间一到,就换我来饶你的痒痒。”

“行!一分钟就一分钟,我宣布,游戏立刻开始!”刘璃说完这句话后,立马就将双手伸到了林风的腰间。

林风:“……”

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

牵着气球的海边蕾丝美女

刘璃一边笑嘻嘻地饶着林风的痒痒,一边不停地观察着林风的表情,当发现林风连眉头都不皱一下之后,这丫头立马就将双手转移了战场!

第二处战场,林风的咯吱窝!

三十一秒钟、三十二秒钟、三十三秒钟……

当发现林风依然是连眉头都不皱一下之后,刘璃顿时就变得焦急了起来。

“队长,你真的不怕饶痒痒么?”刘璃忍不住对林风问道。

沉默,不语。

林风只是瞥了刘璃一眼,然后便继续保持着眼观鼻,鼻观心的状态。

靠!

想骗哥哥我开口说话?

你这点小计俩,早就过时了!

刘璃见林风不肯上当,于是眼珠一转,立马就趴到了他的脚边。

林风好奇地朝着刘璃望去,只见这丫头二话不说,抓起林风的脚底板,然后就拼命地饶了起来!

嘶!

我忍!

林风倒吸了一口凉气,说实话,他最怕别人饶他的脚底板了,这种痒痒的感觉,真的很难忍住的!

五十八秒钟、五十九秒钟、六十秒钟!

时间一到,林风立马将手表举到了刘璃的面前,而刘璃忍不住哀叹了一声,然后便气鼓鼓地将林风的脚丫子给放了下来。

“刚才你已经忍得很辛苦了,只要多给我几秒钟的时间,你就输了!”刘璃显然非常地不甘心。

“呵呵,别逞嘴皮子功夫,现在该我来饶你了!”林风搓了搓双手,脸上了露出坏笑的表情。

“来就来,谁怕谁?”

只见刘璃大大方方往被褥上一躺,然后就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傻乎乎地看向了林风。

“手表给你拿着,你自己计时吧?”林风将手表直接递给了刘璃。

“好的!”刘璃点了点头,然后便接过了林风递来的手表。

“呵呵,我宣布,游戏……开始!”

林风说完‘开始’这两个字后,立马学着刘璃的动作,将双手伸到了她的腰间。

“嘿嘿!丫头,痒不痒?”林风一边饶痒痒,一边还对着刘璃挤眉弄眼。

只见刘璃没好气地瞪了一眼林风,然后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嘴唇,就是不肯发出一丁点的声音来。

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

林风的心脏在猛然跳动,同时脑中也在做着天人交战,到底要不要这样做啊?是不是太无耻了一点?刘璃还是个丫头,哦不!她已经十八岁,成年了!

要不,干脆放弃这个黄金宝箱算了?

可是,现在的宝箱实在是很难找寻,而且它们还学会了隐形,林风真的舍不得这个黄金宝箱啊!

二十七秒钟、二十八秒钟、二十九秒钟……

不行了!

没有时间了!

收取一个黄金宝箱至少也需要三十秒钟的时间,不能再犹豫下去了!

算了,死就死吧!

……

就在此刻,林风突然眼一闭,牙一咬,然后右手飞快地往下一探,直接就贴在了那个黄金宝箱之上!

静!

帐篷里一片安静!

刘璃的身体轻轻一颤,然后用惊愕的眼神看向了林风,但是在下一秒钟过后,她的眼神就变得无比娇羞了起来,与此同时,那张可爱的脸蛋也瞬间爬满了红霞!

“叮!获取宝箱中,请稍后……”

“30、29、28……”

听着耳边熟悉的系统提示音,林风忍不住将眼睛眯开了一条缝隙,当看清楚刘璃的表情之后,林风在苦笑的同时,心里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四十八秒钟、四十九秒钟、五十秒钟……

林风从来没有觉得,时间会是如此的难熬,虽然右手掌中传来的触感,有点让他心猿意马,但是最后一丝理智却在告诉他,不能去伤害刘璃这个小丫头!

可是,林风已经好久没有碰过女人了,在这荒岛上度过的20多天,刚开始他还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到了后面,他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家里的女人!

现在,一个青春可爱的女孩子就躺在他身边,而且还摆出了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林风说不心动,那是骗人的!

不许胡思乱想,我忍!

……

“叮!恭喜宿主林风获得1个黄金宝箱!”

当掌中的黄金宝箱化作一道流光钻进了空间戒指之后,林风立马就将自己的手掌给收了回来。

“咳!”林风干咳了一声,然后尴尬地说道:“那个…时间应该到了。”

“唔。”刘璃仿佛在梦游一样,傻乎乎地捏着手表问道:“时间到了吗?”

“嗯,不多不少,刚好一分钟。”林风感觉自己的脸颊有点发烫。

“哦,那现在是不是该轮到我来饶你痒痒了?”刘璃突然抬起脑袋,然后似笑非笑地看向了林风。

“额,现在这种情况,应该算平局,咱们没必要接着玩下去了吧?”林风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子,但是很快就将这只手给放了下来。

刘璃微微一愣,目光也紧跟着落在了林风的那只手上,似乎是联想到了什么,这妮子原本就通红无比的脸蛋,立刻就变得更加绯红了。

怎么能这样呢?

那只手刚才还放在人家的身上磨蹭,现在又去摸自己的鼻子,哎呀!想什么呢?简直就是……羞死人了!

“我不管,今天晚上,咱俩之间必须得分出个胜负来!”刘璃倔强地看向了林风。

“额……”林风顿时为难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