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舞讪笑几声:“林萧,我又不会拖后腿,而且金三角唯一仅有的卧底,只有我才能联系到,他也只信任我,他有拜龙的重要情报,有我助,计划会更加顺利。”

“每次参与的事情都会出麻烦,这次又想给我惹麻烦是吧?”林萧是真不想带向舞去。

向舞虽是国际刑警探长,也有一定程度的实力,但她跟在林萧身边,只会碍手碍脚。

“如果不带我去的话,想找到拜龙并且接近他比登天还难哦。”向舞笑的很得意。

仅存的卧底,掌握着重要线索,没有他的帮助,林萧进去后就像没头的苍蝇。

思索再三,林萧知道这次又被向舞算计了,只好咬牙切齿恶狠狠地警告她,一定一定听他指挥,不能擅自行动。

向舞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很开心,主动跟林萧喝酒,硬是把一瓶人头马喝的精光,直到快中午的时候还不准备离开,看那样子,是想赖在家里吃午饭。

林萧急了,他知道南宫锦对向舞很不感冒,尤其孤男寡女在家共待了一上午,谁能说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万一回来被看见,又是一场风波。

“走吧!”林萧干笑着下了逐客令。

向舞喝的醉醺醺的,娇媚的眼神盯着林萧,笑嘻嘻地说道:“我在总部,不知道多少男人想跟我喝酒喝到天亮,怎么在这儿还赶我走呢?”

林萧脸一黑:“还赖上我了是吧?”

“这话说的,怎么叫赖呢?有这么大一个美女陪养伤喝酒,还不乐意了是吧?”向舞抓起酒杯慢悠悠又喝一口。

清爽美裙潇潇秀丽身影尽显纯真

“还真自信。”林萧嗤笑道,“这种人无事不登三宝殿,我才不相信那么好心,会陪我养伤。”

向舞狠狠瞪他一眼:“真是没良心,在嘴里说出来的话,我咋就那么不爱听呢?说我是心机婊是吧?”

“我可没说!”林萧用酒堵住了嘴。

“哼!”向舞被戳中心事,眼珠子转了转,趴在酒柜上,笑嘻嘻地看着林萧,“昨天我在总部,被哈文和几个老家伙骂了。”

“关我屁事?”林萧吊儿郎当地瞥她一眼。

“怎么不关事了?我被骂了心情不好,直接影响到行动效率!”向舞一本正经地说道。

林萧被她气笑了:“还威胁我是吧?没我还不去了是吧?”

“当然!有种直接杀过去啊,拜龙有三万武装力量,不比正规军差,不是牛比吗?直接杀过去呗!”

“艹!”林萧瞪着她,“想当年——”

“得了!别想当年了,说现在吧,不敢吧?”

林萧气息一滞,他过去在金三角执行过任务,那里许多巨枭的老巢都在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或是偏僻山村,连信号都没有,再加上军阀林立周边,强攻只能是送死。

“不敢就得仰仗我!懂吗?”向舞得意地瞅着林萧,“我可听说了,拜龙又提高了佣金,出十五亿要凌羽的命,我看那帮杀手要疯了,说不定这几天就会动手。”

林萧皱起了眉,斜着眼睛看向舞:“想怎样?”

“嘿嘿,别紧张,我就是发个牢骚而已,哈文那帮老家伙竟然看不起,说去也是送死白搭,我都替打抱不平,如果这次任务失败,都没脸见人了。”

林萧简直对向舞无语了,说来说去还是想坚定他的信念,忍不住讥讽道:“看来是把我当成金牌打手了,表面为我争一口气,其实还不是为了自己的功劳?”

“我可跟哈文立下了军令状!如果抓不回拜龙,马上辞职回家!”向舞目光幽幽地看着林萧,仿佛要把他吃了似的。

为了凌羽,林萧这一趟也必须去。

向舞牢牢抓住了林萧的软肋,也不能说是软肋,双方互相帮助而已,只是林萧不是那种任由别人利用而无动于衷的角色,他忽然笑着站起来,借着酒劲晃晃悠悠走向向舞。

“为了我们合作顺利,咱们得干一杯!”林萧举着酒杯凑到向舞跟前,身体直接把她压倒在酒柜。

向舞看起来爽朗开放,有时候还很奔放,暮然被林萧霸道地压在身下,却一下子变的很紧张。

“,想干什么?”向舞试着挣扎了一下,却丝毫都没有撼动林萧。

“这可是我家,在我家,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林萧笑嘻嘻地凑近向舞精致绝伦的小脸,把酒杯放在酒柜上,双手不老实地攀上她的腰身。

“啊!”向舞只觉得全身麻酥酥的,忍不住呻吟一声,双手抵在林萧胸膛拼命往后推。

“利用我帮立功,总得付出点代价吧?不如就以身相许吧,怎么样?”林萧似笑非笑地盯着她,两人眼睛的距离不足三寸,几乎是贴在一起,连呼吸都清晰可闻。

“滚!”向舞小脸娇羞,

表面十分愤怒,心里却莫名地升起一丝期待,身体都有了反应,但还是下意识地叫道,“想的美!”

“诶?什么代价都不付,让我如何卖命?这世上走到哪都没这么好的事吧?”林萧继续压进。

向舞真的慌了,她能感受到林萧侵略性的力量正在勃发。

“不行,让我想想——”向舞慌乱中咬着红润的嘴唇,“今,今天不行。”

“今天不行?”林萧动了动,似笑非笑地问道,“意思说改天行咯?”

向舞没说话,但她红彤彤的脸蛋,却出卖了她的内心。

若说向舞对林萧没感觉那是假的。

算不上英俊却非常耐看的脸庞,忧郁中透着坚定的深邃目光,强壮如精刚铁铸般的身体,神秘又强大的背景实力,任何一点对女人都有致命诱惑。

不过呢,即使要发生些什么,向舞也不希望在林萧家里。

“嗯!”向舞声若纹蝇的声音透着此许羞涩,“改天。”

“哈哈哈——”林萧忽然笑的前仰后合,“哎马!还真的同意了?我滴天,没想到啊,向大探长还是如此开放的一个人?可惜啊,我是有老婆的人,想的美!”

向舞瞬间反应过来。

这混账小子原来在戏弄她,不由大怒,毫不犹豫地抬膝上顶。

砰!

“嗷——”

林萧惨叫一声,捂着裤裆倒在向舞怀里。

就在这个时候,别墅的门吱呀一声被人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