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住手啊,卧槽,你还抽!”

王欢总算是出声了。

他刚刚正不是装X不肯和华晶荔讲话,实在是因为被吊在飞舟外面,身体都被冻结住了。

嘴巴被冰晶粘住,舌头也僵住了,说话?那种状态之下谁特么能说得出来话啊?

这也就是王欢阴阳两煞体已经大成,不然他早就被活活冻死在船舷上了。

“呼,呼,你……”华晶荔看着王欢那张满是冰晶的面孔,还有已经能隐隐看见骨头血肉模糊的背脊总算是停手了。

自己都做了些什么?

她堂堂光海宗的大小姐,竟然失去理智的虐待俘虏,就这样疯狂的攻击一个失去抵抗能力的人。

光海宗颜面何存?

“我……”华晶荔看着自己的双手身体微微哆嗦,将金属鞭子丢在地上,又掏出一枚丹药来塞进王欢嘴巴里,然后才转身回到座位上坐下。

胸脯猛烈的起伏着,显出她如今的情绪之激动不平。

“呸……”王欢吐出一口血沫子,勉强挣扎着让自己坐起来看着华晶荔:“你想要问我什么?”

纯美ChinaJoy 可爱俏皮

“你为什么要屠杀雪谷中的凤族?你又为什么要去那处雪谷内。”

华晶荔总算是开始盘问了。

王欢倒没啥隐瞒,直接道:“我是误入的雪谷,雪谷中的凤族也不是我杀死的,而是万丈红尘之人下的手。”

“到了现在你还想将责任推到万丈红尘身上去?你们南仙岛的修士就这么没有面皮的?”

华晶荔显得十分恼火,她根本没在雪谷内见到什么万丈红尘的修士,眼前这混账明显就是在狡辩。

王欢撇嘴道:“你们没见到吗?在雪谷内你们没见到一些古怪的虫子类的东西?”

“那,那是什么?”听王欢这么说华晶荔也微微动容。

他们确实是在寒松林内见过不少虫子的破碎残肢,当时还不明白那是什么东西呢。

而且媞盈死前从她头颅中钻出的那只大螳螂也实在是让她印象深刻。

王欢也不隐瞒,索性便将万丈红尘修士都是蛊修士的事情对华晶荔讲了。

反正不关他的事情,若是能够引发天庭内万圣天尊对于红尘天尊的不满,那才更好。

也能分散一些这群大天尊的注意力,让边城那边的压力变得小一点。

华晶荔一边听王欢讲述一边脸上青红变色,蛊修士,她是多少听说过一些的,只是没想到所谓的蛊修士其实就是蛊虫。

拥有了人类记忆,吞噬了人类大脑的蛊虫。

这,这简直骇人听闻,难道说万丈红尘内都是这样的家伙们?

那么红尘天尊呢?她真的是个人类么?还是说……堂堂红尘天尊其实也只是一只占据了人类身体的蛊虫?

这消息实在是……太惊人了。

而且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阻止了媞盈带走蛊王提升红尘天尊的王欢,其实等于是给天庭立下了一大功劳。

如今十天尊势力已经基本稳固,进入了平衡姿态,一旦红尘天尊的实力忽然提升,那么这种平衡无疑就会受到巨大的破坏。

“好吧……”

华晶荔站起身来,从身后拿起两件东西摆弄了一阵,这两件东西正是王欢的破劫剑和屠魂刀。

将两件已经变得乌突突的兵器翻来复去的看了一阵,华晶荔很明显没看出这其中的门道来。

沾染了蛊王血,已经进化成洪荒异宝级别的一刀一剑,在非主人的手中时候讲课是丝毫神奇之处都没有的。

很不起眼的样子。

华晶荔先是抽出破劫剑端详一阵,又试图将屠魂刀拔出看看。

王欢提醒道:“那柄刀很沉重的,你最好不要乱拔出看。”

“你是在小瞧我?我好歹也是尊级修士,区区一柄刀而已,还能……咣当!”

华晶荔话没说完呢,险些把自己的腰给闪断了。

好家伙,这屠魂刀的重量还真是骇人啊,她才将其从鸿鹄皮刀鞘中拔出,就感觉一阵骇人的重量传来,连忙松开握住刀柄的手。

幸亏是有王欢的提醒,否则她可能都来不及松开刀柄,非被这沉重的重量直接折断手臂不可。

“你这是什么兵器?怎么会如此沉重的,用什么材质打造的?”华晶荔一连三个问题,表情显得十分震惊模样。

屠魂刀的打造工艺看上去十分陌生,甚至不像是仙域的手笔。

王欢可是没耐心回答她的问题,只在心中低喝道:“还没好吗?你要蘑菇到什么时候?”

隐藏在华晶荔身边不远处的幽冥猫回应传来:“小子,你急个屁啊,我的实力还没恢复呢,这小妞可是尊级修士,尊级,要是胡乱行动被她发现岂不是要前功尽弃?你继续和她胡说八道分散她的注意力,要劲爆的话题。”

王欢无奈,其实从刚刚开始幽冥猫就已经悄悄的钻出了王欢的体外准备偷袭华晶荔了。

因为是从休眠之中强行苏醒的缘故,所以现在幽冥猫可是十分虚弱的,很难做到悄无声息的袭击华晶荔,需要王欢帮助它吸引对方的注意力。

可是劲爆的话题……之前将蛊王的事情都给说出来了,也不见华晶荔被自己完吸引开注意力。

这会还能说点什么?幽冥猫已经距离她很近了,只需要再一点点就能将她拿下。

“小妞,你屁股后面裤子破了个窟窿,都被我看光啦!”王欢着急之下,脑子一抽,竟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什么?”没想到王欢这话还很的挺有效果的,才一说出来华晶荔就下意识的双手遮挡住自己的臀部,甚至一下子蹲在了地上,急得满面通红。

不过很快她就反应过来,她现在可还穿着一身重甲没脱呢,能破什么洞啊?这特么不是扯淡吗?

当下她转身看向王欢,满面怒容:“你~~我看你还是挨打挨的不够,这一回我非剥下你的皮来。”

“呵呵,小丫头,怕是你没机会了呢。”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忽然出现在华晶荔肩膀上,让她悚然一惊。

还没等歪头朝自己肩膀上看去,一只毛茸茸的爪子就已经伸出来搭在了她的脖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