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解决米歇尔的病症,首先得让他的身体恢复一定的程度,然后才能够继续出手。

是药三分毒,贸然对他的身体下药,会让米歇尔的身体恢复的更慢,所以现在李钊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利用银针,来刺激米歇尔体内的细胞恢复原先的活性,然后才能够进行进一步的治疗。

所有的东西,都必须按顺序来,否则的话,肯定会米歇尔的身体造成不可逆的影响!

李钊深知这一点,所以丝毫不敢乱来,毕竟这小子的诊费,可是足足一条金矿呢。

想到这里,李钊手上的动作也是更加谨慎了几分。

银针快速的顺着周身血脉刺了进去,然后在血管处轻轻地震动着,散发着一股无形的波动,这波动以针尖儿为中心快速的向四周辐射而去,让米歇尔身上似乎都是变得红润了几分。

看着米歇尔的情况,李钊再次拿起了旁边的香,然后点燃了,将香所点燃的那一头紧紧地贴在了银针上端。

红色的细长的香柱上面冒着一层淡淡的烟,而此刻,那烟却并没有往上飘去,而是以一种极为诡异的方式缓缓地顺着银针往下面沉去,然后在香柱的底端缓缓地四散而开,在银针的下面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烟所组成的漩涡。

看到如此一幕,旁边的高露露也是瞪大了眼睛,一脸的好奇还有惊讶。

而李钊却似乎没有看到一样,只是等那漩涡形成之后,便是快速的把香挪到另一根银针上面去,如此机械的重复着这样的动作。

很快,那几根银针上面,便都是出现了这样的情况,直到此刻,李钊才是缓缓地松了口气,将香给掐断了,重新放在了诊箱之中。

“现在只要慢慢的等烟散去就可以了!”李钊缓缓地开口道。

天才网球美少女跃跃欲试图片

“嗯!”高露露点了点头,面色满是好奇之色,表情也是极为的惊讶,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看到她的脸色,李钊也是笑了笑,然后开口解释道,“这香,是用艾草所制,里面还夹杂着一些名贵的中药材,能够刺激人体内的细胞,香燃烧之后所形成的东西沉下去之后,会贴在表面,将药力顺着阴沉渗透到身体之中,让人更好的受到刺激!”

“以后你若是遇到一些身体机能下降的病人,也可以使用这样的方法,不过穴位一定要准确,千万不能乱了!”李钊缓缓地开口道。

听到李钊的话,高露露也是一脸崇拜的抬起了头来,眼中带着一丝丝的倾慕之意,像李钊这样优秀的人,实在是世间罕见,而且还愿意如此轻声细语的给自己解释药性,温文尔雅,实在是迷死人不偿命!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淡淡的烟所形成的漩涡也是消散开来,李钊如此重复了两遍之前的动作,等到所有的烟部散去之后,这才是松了口气,把所有的东西都是收拾了起来,缓缓地开口道,“好了,今天的任务算是完成了,剩下的事情,我们明天再来做!”

“好!”高露露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帮着李钊便是开始收拾东西。

李钊走到门口,打开门之后便是看到谢赫,拉曼一众人都是坐在了门口,脸上的表情似乎是有些紧张一样。

看到他们的表情,李钊也是笑了笑,“莫要紧张,不是一天两天能够解决的事情,只能慢慢来,今天我已经给了他肌肉一定的刺激性,明天这个时候,我会再来看看,如果恢复的好,那么就可以直接治疗了!”

听到李钊的话,拉曼也是急忙走了过来,“李,辛苦了,若是没有你的话,米歇尔就真的是醒来无望了!”

“无妨,毕竟给了钱的!”李钊看了一眼谢赫,笑呵呵的开口道。

“明天这个时候我再过来,这段时间,你们不要让他乱动!”李钊再次叮嘱了几声,然后才是接过了高露露手里的诊箱,转身往外面走去。

高露露跟在李钊的身后,一路就是往楼下而去,等到了楼下的时候,才是看到周茹早就等在电梯门口。

“妈!”李钊开口喊了一声,这才是将心神不定的周茹给喊了回来。

“小钊啊,他们没有为难你吧?”看到李钊,周茹急忙走了过来,有些担忧的问道。

“放心吧妈,他们怎么可能为难我,得先有这个本事再说!”李钊笑呵呵的开口道,让周茹心中也是略微松了口气。

“你这孩子,也不先跟我说一声,就直接上去了,害得我担心死了,不过现在没事了就好,以后还要来吗?”周茹道。

“要,估计以后天天都得来,这个米歇尔的病情,比较复杂!”李钊苦笑了一声,刚准备解释解释,突然就是听到口袋之中的手机响了起来。

“你先接电话,先接电话!”听到声音,周茹急忙就是开口道。

李钊点了点头,伸手便是接通了电话。

电话上面显示的是陶蕊打过来的,这倒是让李钊愣了一下,自从自己和她合作开了一间雅兰公司之后,所有的事情都是交给她来处理的,很少有时候打电话给自己,今天突然打电话,还真是出乎了李钊的意料之外。

“陶蕊姐?”接通了电话,李钊笑眯眯地就是开口道,可是话音还未落下,就是听到电话里面传来了陶蕊有些紧张的声音。

“小钊,你快来公司一趟吧,配方被人偷了!”

陶蕊的声音显得十分的紧张,虽然她已经强制控制自己的心情冷静下来,可是还是有些不自觉的乱了。

李钊的配方,可不是普通的东西,那是能够改变整个化妆品市场的跨时代的东西,掌握了这个配方,就代表着雅兰的研究至少超越了目前化妆品市场五十年的技术,可是这么一个贵重的配方,竟然在今天早上消失了,这让陶蕊感觉到天都是塌下来了,所以第一时间就是打电话给了李钊。

听清楚了陶蕊的话之后,李钊才是反应了过来,顿了一下之后,便是道,“陶蕊姐,不要担心,我马上过来!”

“好,你快来!”听到李钊的话,陶蕊似乎也是冷静了下来一样,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便是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