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黑衣人低了低首,“让他们死的如此轻松,也太便宜他们了。”

顿了顿,那个黑衣人又道:“主子今日的脸色有些苍白,可是毒又发作了?需要属下为您多找一些毒物吗?”

“不必,退下吧。”

“是!”

随着那个黑衣人的退下,纳兰司旭也将手上的名单撕成了两半。

这世上从来就没有感同身受,要想有人体会自己的苦,便得让他经历自己受过的罪。

但他们一点罪都撑不下,更谈不了受他的罪了!

纳兰司旭忽然觉得更累了。

曾经那么想要的权利,现在都到手后,却又觉得没有那么想要了。

当初那么想要天下的他,在命悬一线之后,突然便觉得,天下似乎也没那么重要了……

正想着,又有一个黑衣人落到了窗外。

这次来的是阿坚。

甜甜萝莉娇嫩美肌无比可人

纳兰司旭并未看他,依旧是静静地望着不远处的温泉。

“说吧,有何事?”

“主子,是那璃七……”

听到“璃七”二字,纳兰司旭的眸光微微一暗,才道:“她还不走?”

阿坚蹙了蹙眉,“她不仅不走,还给您传了信,说是要见您……”

“见我?”

纳兰司旭冷笑了笑,“那个毒丫头是怎样的人,我大概也了解了一些,她要见我是不可能的,要见她的小徒弟才是真的。”

听完纳兰司旭的话,阿坚忽然十分佩服,“主子便是主子,这么快就猜出她想做什么了,您说的对,她确实是想见她的徒弟白佳沂,不仅如此,她还说她有您的解药,说您若是能把白佳沂安送到她那,她便会给您解药……”

说着,阿坚又将一张字条轻轻放到了纳兰司旭的手上。

纳兰司旭甚是认真的看了片刻,看完之后,唇角不经意的扬了扬。

“她有解药?我怎的就不敢信呢。”

“主子,属下认为她有解药的事,九成都是假的,毕竟您身上的毒都那么多年了,她哪能这么短的时间内给您解了,但也有一成的可能性是真的,毕竟您不久前刚救过她,她若懂的感恩,便该真有您的解药。”

纳兰司旭的眸光意味不明。

又听阿坚接着道:“您的身子越来越不行了,就算只有一成的可能,属下仍觉得可以试试。”

“怕是一成可能都不会有,我救她才一次,但当初伤害她却不止一次,就当初对她的那些伤害,便是救她千万次也抵消不了。”

见纳兰司旭突然这么说,阿坚疑惑了。

“主子为何突然对她如此特殊?”

“特殊吗?”

纳兰司旭挑了挑眉。

阿坚垂眸,“恩,您还是第一次这样,以前对那个芸艺都未如此上心。”

纳兰司旭默了默,好一会儿才说:“或许是小时候的那抹执念吧,我活了一生,记忆里从未有过什么美好,那或许是这几十年来唯一的一点点美好,因为少,所以珍贵。”

“主子,您在说什么呢……”

纳兰司旭扬了扬唇,“你不觉得我与那毒丫头挺有缘分的吗?”

“主子,您是不是没休息好?虽说那璃七的医术确实不错,但是她与您之间可没有一点点缘分啊,若真有那也是孽缘,您莫忘了,您的每一个计划都是坏在她手上的。”

阿坚好不认真,“当初您算计辰国与乌原木族勾结,让乌原木族攻打冀国,如果没被璃七揭穿血蛊之事,乌原木族与辰国都得与冀国打起来,冀国一出事,您就能轻而易举的从内控制他们,但就是因为璃七您才失败了。”

“后来利用江成也,好不容易从内部出手,除掉了冀国好些皇子,又是因为她璃七,坏了您的盘计划!”

说到这,阿坚又呼了口气道:“包括那巫族的事情也是,她的存在几乎毁了您的每一个计划,您要让这天下大乱,她偏偏便与你对着来,将您要毁掉的每一个族群与国家都护的好好的。”

“如今到了桑国,属下是真怕她又坏您计划,就怕您好不容易夺到手的江山,又会因她而……”

忽儿想到什么,阿坚又连忙闭上了嘴,他可不能乱说,要是成真那还得了?

想着,他垂下眸。

“细细想来,那璃七就是您的灾星,若非她医术好,咱们早该将她杀了。”

听着听着,纳兰司旭却突然勾起了唇角,“你若没说我都忘记已经与她历这么多了,人的一生能有几个从开始到最后都陪在自己身侧啊?朋友也好,敌人也罢,能够伴随对方走这么长的一段路,都是缘分。”

阿坚:“……”

这也能算缘分?

主子这是魔怔了吧……

“准备一下,出发吧。”

阿坚一怔,“主子您是想清楚了吗?您真的要去他们说的那个地方,把白佳沂交给他们?”

“恩。”

阿坚默了默,“可是主子,要是他们没解药,而是耍您的怎么办。”

纳兰司旭默了半晌。

望了窗外的雨点好一会儿后,才唇角微扬道:“耍了他们那么多次,若被他们耍了,便当是扯平了吧。”

阿坚懵了,“主子,您……”

您的脑袋没问题吧?

阿坚很想问出这么一句,可最后也没敢问出来。

他觉得主子一定是疯了,不然他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来?

可这到底是主子的意思,他也不敢说什么,只能恭恭敬敬退下。

同一时间,纳兰叶那儿同样是一片死寂。

纳兰叶有好几次都试图出门,却都被守在外头的侍卫拦下,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还守了许许多多的人,他想出去,难如登天。

也不知道他的信有没有成功传出去,现如今,他的脖子旁已经架上了一把大刀,再不想法子,自己必死无疑!

连他都被软禁,他的母妃必然也是,不然自己去接白佳沂时不会看到那么多人。

正想着,忽然一个侍卫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殿下,纳兰司旭要出手了!”

纳兰叶蹙了蹙眉,“他做什么了?对我母妃出手了吗?”

那个侍卫好不纠结的回头看了看,才见他的身后跟了一大群人,似乎是纳兰司旭的人……

纳兰叶松了口气,不是对他母妃出手就好。

结果刚一松口气,一旁的侍卫便小声说道:“他们想带走白姑娘……”

话音刚落,纳兰叶的脸色瞬间一片苍白,还不等那群人走到自己面前,他便冷声道:“回去告诉纳兰司旭,他要的兵符我会给他的,让他不要急,更不要把主意打到我身边之人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