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的是,早在之前的时候,这个拥有火炎神体的原住民迫于此地空间约束的情况之下,完没有办法展现出来丝毫本事,这要是放在外界的话,恐怕实力已经达到了一个比较恐怖的地步。..cop> 这些拥有神体的人,至少在同级别当中实力是顶尖的存在,当然,并不排除一些没有神体的人实力强劲,毕竟这个世间,有修炼天赋的人也是很多的,其中自然不缺乏诸多的“妖孽”。

随后,秦天自然是开口应了下来,若是这原住民真的是火炎神体的话,倒是也能出去外界施展一番,说不定会有什么作为,届时他们的族人就靠他了,毕竟秦天也不可能往返这么多次,在这件事情上花费太多的心思。

且这个家伙若是成长起来的话,日后说不定帮到秦天一些什么。

“小友,他体质是火炎神体的消息还是别让太多的人知晓,否则的话,定然会给他带来杀身之祸,说不定还会连带到你遭遇到一定的麻烦。”待到秦天将事情答应下来之后,病榻之上的守卫者开口嘱咐了起来。

秦天闻言自是点头,这些事情即便是他不提醒,秦天也不会去说的。

且秦天也同为拥有着身体的人,自然是知道这其中的一些坚辛,神体现实,定然会被众人群起围攻,届时说不定就会夭折,毕竟若是让神体成长起来的可塑性实在是太高了,是一些普通的修行者一辈子都没有办法达到的高度。

“前辈,若是没有什么事儿的话,晚辈就先回去了。”停顿了片刻之后,秦天才开口道。

冰榻之上的老者闻言自是没有多做挽留,紧接着便又是抬手将两个信物朝秦天投了过去。

“多谢前辈!”秦天作辑,随之便带着那原住民一同踏入到了虚空甬道之中。

“那事情你不打算跟他说一下吗”秦天刚一走后没多久,之前同秦天一起进来这边空间的守卫者便开口朝病榻之上的老者开口问了起来。

“已经过去很久了,且现在他的实力还没有达到遮天蔽日的阶段,等到日后有机会的时候再跟他说吧。现在跟他说的话,指不定会害了他。”老者闻言笑着回应道。

而此时秦天同那个拥有火炎神体的原住民已经返回到了外界,也就是卡尔玛及众多英灵所在的空间之内。

站台乖巧娃娃萌嘟嘟娇羞迷人

第一次出现在外界,这拥有火炎神体的原住民从神情上来说,显然是十分的激动,东看看西看看,仿佛对周遭的任何事情都极其感兴趣一般。

对于他的这幅状况,秦天倒是能理解,毕竟长久以来一直生存在一方狭小的空间当中,其眼界自然不会高到哪里去,况且早在之前的时候,若不是秦天出现,恐怕他们这帮原住民现在还处在之前的那深山处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随后,秦天开口朝自己身旁的原住民问道。

“大哥,我叫周琛,日后你喊我小琛便可以了!”这个原住民显然也是一个很来事儿的主,开口十分客套的跟秦天说了起来。

“我叫秦天,日后若是前往外界,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话来找我就可以了,但是切记,别做任何伤天害理以及不轨的事情,否则的话我会亲手将你杀掉!”秦天自报名号,随之又是开口提醒了起来。

“放心吧,秦天大哥,我是不会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的,况且我这么做不是找死吗?外面的高手那么多,我可不想这么快就死,以后我还想将我得族人们部接出来见见世面!”周琛听到后赶忙说了起来。

秦天闻言这才点头,没在继续多言,朝卡尔玛所居住的方向走了起来。

周琛见状自是连忙跟上。

片刻后,秦天同周琛一起,赶回到了卡尔玛的住所之前。

“这么快就回来了?那家伙呢?不会是不回来了吧?”察觉到屋子外面有动静,卡尔玛略一查探便知道了是秦天,旋即便开口说了起来。

“进来说吧。”随之,卡尔玛再次说了起来。

秦天闻言自是推门朝里走了进去,且将一枚信物交予了她,至于她日后想什么时候去两个守卫者所在的那边,就由她自己决定了。

紧接着,卡尔玛将信物收起,这才注意到了同秦天站在一起,看起来有些腼腆,且身着原始的周琛。

“这是?”卡尔玛疑惑出声。

“这个是两个前辈所在的那个空间之内所在的原住民,刚好他想出来见见世面,我便将之带出来了。”秦天开口解释道。

卡尔玛闻言这才颔首,可她刚一将目光移开的时候,又是猛地看了回来,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惊人的事情。

“他是火炎神体?”卡尔玛出声震惊道。

显然,卡尔玛也是知道此神体的稀有程度,如今在见到拥有火炎神体的人之后,自然是免不了有一些或多或少的吃惊。

“咳咳。”秦天干咳一声,并没有多言。

同时,秦天的心里也是在想,难不成这些英灵及守卫者有着窥探其神体的本事?不然的话卡尔玛此时又岂会在一个照面间就能看出来对方的体质?

“他的神体特征太明显了,日后若是去到外界的话,千万要谨慎一些,否则届时将会惹到杀身之祸!”见到秦天的表情,卡尔玛也是立即确认了自己的感觉,当即便嘱咐了起来,同之前那冰榻之上的守卫者所叮嘱的并无差别。

“刚才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也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啊。”随之,秦天不解的问道,显然想知道卡尔玛到底是如何得知这个原住民是火炎神体的体质的。

“没有神体的人,天生对这些神体的感知极其强烈,只要拥有神体的人稍微漏出来一个马脚,便会被察觉到。这点你之前不知道?”卡尔玛带着一种奇怪的目光看向秦天问道。

旋即过了没多久,卡尔玛又是反映了过来,同时其表情也是十分的丰富多彩,似乎是想说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